说好的个人图书馆呢?
时间:2020-08-06 出处:Y哇生活
出版还有很多东西需要解谜,还有很多事情要探索,所以我们有了出版侦查课。跟一般的刻板印象相反,我所知道的电书拥抱者,有许多是重量级爱书人,他们爱书,所以藏书,结果家中书满为患,因此他们以同样的热情拥抱不需要占据书房、客厅空间的电书。他们是读书的实用主义者,书用来读,用来查,而不介意有没有展示或装饰功能

说好的个人图书馆呢?

出版还有很多东西需要解谜,还有很多事情要探索,所以我们有了出版侦查课。

跟一般的刻板印象相反,我所知道的电书拥抱者,有许多是重量级爱书人,他们爱书,所以藏书,结果家中书满为患,因此他们以同样的热情拥抱不需要占据书房、客厅空间的电书。他们是读书的实用主义者,书用来读,用来查,而不介意有没有展示或装饰功能。

但对这些爱书人而言,电子书曾经描绘过的某些远景,却迟迟没有出现,而且在可预见的未来,也看不出有出现的可能。其中最让人失望的,就是「个人图书馆」。

轻便、省钱、不伤眼、随时带着走,全世界的书都在眼前,解放家中越来越饱和的藏书空间,这些都很棒,但对以读书为业的人,这些还不够。他们心里想像的电书天堂,是一个融合书柜、个人注记,可以跨书种全书柜全文检索的个人图书馆。

而到目前为止,大部分的电书平台只支援单书查询,有部分可以支援跨书查询,至于跨平台内文查询呢?办不到。

我们根本没有跨平台的书柜,当然不可能有跨平台的查询,不只中文世界没有,放眼全世界也全部没有。

每个平台一心一意想做的事情就是「独大」,独家书目,独家阅读体验,独家功能,独家 DRM(数位权利管制)。我卖的书只能在我的阅读程式打开,即使跨平台,也是在我有发行的 App 上才有效,别家卖的书,如果你懂得破解,确实有机会可以上到我的书架,但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每个人都是技客,都有破解的能力。

这样一来,除非你永远只在一家平台买书,否则你的书会散落在各个平台各自为政的书柜里。查一个内文,你最好要记住那个内容出自哪一本,而且还要记住那本书是在哪个平台买的,要不然你不知道该打开哪个平台的阅读器,才能找到你要找的段落。

如果不幸你记忆里的关键词有误差,这个平台找不到出处,那个平台也找不到,你就不晓得到底是找错平台,还是记错了关键词需要换词重查。这比纸本时代还惨。

纸本虽然没有全文检索,但至少如果我画过线,摺过角,我只要记得出处是哪本书就好,不必一辈子记得这本是在诚品买的,那本是在金石堂买的……

而在 DRM 各自为政的电书世界,我们不但要记得书在哪里买的,而且还要把所有平台的帐号密码都记住,才不会混淆。

DRM 让平台有强力的理由阻止电书跨平台交换,因此使得独占成为大平台最好的防御策略。只要门槛筑得够高,书种量够大,跨平台 App 够多,读者离开我家的动力就越少,而后起平台要竞争就越难。

而读者面临的选择变成,要嘛永远只在一家买书,要嘛不想被一家绑住,你却要忍受个人图书馆始终无法完成的噩梦。

有两种方式可以改变这种困境。

一个是所有人都放弃 DRM ,让任何平台购买的书都可以在其他平台打开、阅读、检索。「这是大工程,没有人能办到这件事。」「这不可能。」大部分人会这想,但出版业的邻居,音乐产业却真真切切地办到了。

苹果的 iPod 上市之初,iTune 音乐城里面的歌曲都是包含 DRM 的,但经过六年的说服之后,现在你在,iTune 下载的单曲,全部都是没有 DRM 保护的音乐。贾伯斯写过公开信要求音乐出版商想想读者的困难,呼吁让音乐在任何地方购买,都可以在任何机器播放。

电子书同样也面对相同的问题。本来电书 EPUB 的开放标準是可以实现这件事的,但 DRM 挡住了这种可能。

当然不同产业确实有不同情势要面对,但 DRM 并不是颠扑不破的真理,即使一时无法废止,至少 DRM 是否有必要存在的合理性,应该要有更多的讨论。

第二种办法,是在各平台之间设计一个「已购买」的通行证。任何书如果是合法购买,平台必须提供「已购买」的通行证,而其他平台看到这个通行证,就必须无条件让这本书也可以上架到读者的个人书柜去。一家购买,让所有平台的书柜都可以看到。

这个办法可以不须取消 DRM ,只要有个通行证的讯息交换协定,每一家的书都因此能够宣称自己卖出的书可以通行全世界。前不久日本讲谈社曾经推动过一个针对自家电书的统一书柜,要求各大平台同意,读者在其他平台购买的讲谈社电书,也可以在这个平台承认已购买。

讲谈社的方案相当聪明,把这个方案扩大到所有出版社的书都适用,这个办法就完成了。

那一种更难?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整个电书产业还欠每个读者一个「个人图书馆」的允诺。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